249. 还有多少人 偶尔会想起苏享茂

9月6日,WePhone的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在Google+留下一份网帖,称在某婚恋网站结识翟某某,离婚后翟某某向他索要1000万人民币和一套房产。由于自己没有1000万又走投无路,将要因此离开人世。

这是去年的事情,一晃已经过去半年多,后续几乎没有声音。这个时代是最好的,也是最坏的,对于一件事情的关注,兔起鹘落,不留下一丝云彩。一首歌,一句话可以讨论一年半载,那是过去的旧时代。

网易新闻在四月份有一篇文章:
苏享茂案律师:调查曾遇障碍 因翟欣欣方面背景复杂

“被告方的背景和关系相对复杂,因此存在一些调查中的障碍”,(律师)张起淮称,无论是民事、行政还是刑事案件,“只要能够分清是非,明确责任,能够取得证据,能够依法追究相关法律后果,我们都会去做,不会轻易放弃”。

除此之外,百度搜索仍停留在“苏享茂之死”的阶段,网易的新闻和百度的搜索,很令人心寒。即便轰动和痛心如此事,被关注时间一如微风抚过。

给一个期限,每过半年,关心一下这件事情。

题外话:突然想起前几年,某上海电视台小主播闪婚闪离土豆CEO的闹剧,据说间接影响了土豆的上市。
觉得即便那件不算欺诈,也多少给了很多人灵感。
这个时代,充满了说邓文迪和某红烧肉的恶闻。
世风拜金现实如此,翟不是第一件,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件。

Leave Your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