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6. 学生减负

儿子上学后,也比较留心小区其他孩子的发展情况。其中有两个,比儿子低两个年级,在同一所学校一个班。入学半年后,看两人都带上了两道杠,看起来还都不错。

不过两人家庭迥然不同,A是上海家庭,母亲全职,父亲工程师,家里外婆外公都是教师退休。B则是来沪务工人员,父母在我们小区收垃圾,算是物业的发明,他们在小区处理垃圾,但没有工资,不过小区的废品,都归他们。

后面半年,每次放学,两个孩子都会在小区玩儿个半小时,A母亲也比较开通,经常在楼上带着两个孩子陪他们玩儿。不过,半个小时候,A就回家,B有时独自在小区里一个人玩儿,有时在父母的工作房子周围转悠。

当时觉得,是不是B也是个读书种子,虽然原生家庭工作一般,也没有时间照料。但依旧循着自己的聪明和努力,能在一个平台上,获得相应的成绩和荣誉,寒门也未必就不能读书了。

然后二年级,B变成一道杠,三年级就没杠了。

这是个真实的事情。

自己读书的时候,是经常有寒门子弟出头的。因为那时除了学校正常的教育,课外,上学前,放学后,依然有老师加班加点,甚至几门功课的老师抢课时来补。所以无论贫富,接受知识的途经大致相同,如果本身资质上佳,自然有出头的机会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主管打破旧规,学校只做基础课内的工作。课外教育机构有了用武之地,但是寒门课外就放了羊。这样一段后,补课的家长们开始抱怨负担,主管应群众要求,继续削减学校的影响力,把课程和作业进一步限制。不过对于任课老师的要求,并没有降低。不能多教多作业,但依然用考试衡量学生和老师的能力。

只要最终的那道闸,高考,还在,减负就是个自欺欺人的笑话。

» 转载请注明转自: ningqun blog

3 Comments

  1. 现在的教育就是个笑话

    • 可惜笑话和鸡汤,在中国都是现实……

  2. 我现在高一,感觉没减负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