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4. 打工生相

公司的送货员,下班后到老乡快递公司帮忙,大概到晚上八九点,另一份收入。这几天聊聊,周末回去跑外卖,高峰两天可以到六七百。算了下,很有意思,三份收入应该可以超过不少文员。

朋友的父亲,退休后无聊,又不屑去广场消磨时间。一辈子操劳,歇下来不适应了一段,一天两三个小时做滴滴。有一份事情做,很充实,生下来做做饭接接孩子,觉得没有虚度。朋友私下吐槽,这段沪上违章收紧,半年跑下来家里两三本驾照不够扣分,收入支出持平都困难,只是为了老人开心。

另一个小女生,长相普通偏下,算有些小文青倾向,毕业近五年。初期打工收入约五千,后来说是听从内心的呼唤,去咖啡店工作,换了两三个。父母强制离开上海回家,连租房带日常开销,还有国内几个文青必到地点的膜拜,入不敷出。

回去后因祸得福,有一份上海公司在当地的项目,收入翻倍,开销减倍,一年后项目结束又给了上海的职位,收入再增。谁料乐极生悲,两个月后公司项目不继裁人,看着刚租的五千月租寓所,呆若木鸡。

时代的漩涡里,有多少身不由己。

» 转载请注明转自: ningqun blog

3 Comments

  1. 继续奋斗,总会好起来的

    • 我是悲观主义者

  2. 只要肯干,还是能挣点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