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6. 精神贵族和贵族精神

秦晖先生本周的公众号文章,两个词的次序不同,可以巧妙折射出当下的社会。不过在乍富的情况下,总是免不了显露财富的强烈意愿,其实没有贬低自己的意思。非独国内,早先资本积累的欧洲,四小龙时代的台湾,也是向往金迷炫富,并切切实实的扎根,无论是个人消费还是外在艺术建筑。

蒋勋先生说,早年威尼斯商人乍富,大摆宴席,使用金质餐具。这都不算什么,贵客使用完毕后,餐具不再回收,直接随手扔进河里,也好在威尼斯有那么多的河,毕竟周边都是水域。不过呢,散席后会有自然会有专人打捞,听到这里刚想笑。要的就是这股劲儿,蒋先生接着一句,这才理解。

大多数美国和欧洲人都倾向消费低价红酒,那种几块钱一瓶的。暑期奥地利归来,超市红酒无非三五欧,佐餐独酌均相宜。不过在中国,红酒作为一种奢侈品,其消费具有显摆的功能,和其他奢侈品一样,国内现在是消费主力。进口商说:“在我们店里,凡是卖不动的,我们就加价。”

再说一次,不是贬义。所谓三代贵族,并不单单是乍富后又重视教育,然后慢慢出了读书人或者王侯将相。而是首富一代,一个铜板一张钞票攒起来,财富完全靠自己血汗积累,有着对钱物天然的迷恋。慢慢弱化到三代,才是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批,挥手都要花不完的金山银山,反而对金钱比较淡然,精力自然而然有着更高的追求。

不过轻商的传统和意识是主流,估计很难想象,当年威尼斯,贵族是按照财富大小来担当的。虽然有时也能捐官,也能这个代表那个协会,潮流翻转都压到覆巢之下。何况还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历史运行规律,精神贵族固然被苍蝇老虎打得七零八落,贵族精神也当然成为翻身作主人的一代们的鄙夷对象,不光要打倒,还要,踏上一只脚。

哪来持续的贵族精神呢?

» 转载请注明转自: ningqun blog

一条评论

  1. 这个也太强大了!!!!先收藏着再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