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. 伯恩斯坦讲述马勒

欧游回来重温马勒,有了很不一样的感觉。这几天翻出库存的阿巴多的马勒全套。琉森留下的音乐会视频,也是阿巴多人生最后的日子,细细品味。

关于纪录片,只知道BBC有套节目,其中一集是马勒,看过几遍了。今天无意翻翻前两年攒下的链接,见到指挥家伯恩斯坦讲解马勒的一部,八十几分钟《打鼓的小男孩-伯恩斯坦讲述马勒》。http://t.cn/hemiN 大部头,而且是来自同行的分析和理解,深入而且透彻,一下午看过来十分过瘾。

马勒出生在波西米亚的犹太家庭,这座房子,这次特意去看了,和纪录片中的出生地相比,样式大小相近,不过总体上应该是翻修过了。纪录片提到马勒在出生后不久,便离开卡里什特的小村庄,而搬到镇子上居住。

自小有过人的音乐天赋,四岁即过人一筹,唱诗班出生,应该不是我拍到的那个故居旁边的小教堂了。十七岁到维也纳,师从布鲁克纳,从此在各大周游各大音乐圣地,维也纳、布达佩斯、萨尔斯堡、柏林,直至达到顶峰,执掌维也纳歌剧院十年。

伯恩斯坦特意提到马勒的童年,打鼓的小男孩,从此无论是人生还是作曲都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看似一路顺风的成功之路,却布满了荆棘。在那个年代,波西米亚地区犹太人被荒谬地规定只允许存在8600件合法婚姻,可见在上层音乐阶级,犹太人马勒会碰到多少歧视和压制。即便加入天主教,也无法改变评论家的批评:犹太味道的指挥。面对着一起,马勒用惊人的数字显示了勤奋:三十几部歌剧首演,五十多部重演。

他的交响曲充满了戏剧冲突,伯恩斯坦如是描述歌剧院指挥生涯对于马勒的影响。而挥之不去的死亡和葬礼主题更是遍布每一部作品。没有人写过这么多的葬礼进行曲。

在后几年,经历女儿夭折,不堪排挤离开歌剧院,到新大陆留声,妻子背叛,心脏检查出先天性病理。第九第十的交响曲透过死亡,显示出达观。犹太教是没有天堂的荣耀和福报说法的,又是戒律种种,也许正是这个影响,我们听不到对于某种福报的向往,只是在看清死神面目后的自我解脱。

最后一个德奥传统的指挥,却是一个波西米亚的犹太人。伯恩斯坦感慨不已,这也是为什么马勒交响曲中摄人心脾的地方吧?

» 转载请注明转自: ningqun blog

Leave Your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