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 一屋窑 玻璃公道杯和茶漏

我比较不喜欢仪式感太重,看到繁文缛节一般会绕道。这些年在文玩圈子进进出出,茶道香道接触了不少,总是过于程式化,多是为了忽悠别人的钱包。或者脑子一热弄了成套的用具,朋友圈秀了机会后,直接到阳台吃灰。

大道至简,年少时去北京玩儿,赶上盛夏,一上午下来皮都要干脱。正巧到了前门,几十个大碗顺序排开,两个老爷子背着大茶壶,不停续水。一毛钱还是多少来着,记不清了。当下一碗下去,狠狠地体会到久旱逢甘霖的快意。那天看了些什么,完全没有记忆,这碗茶香,到现在仍弥漫在嘴边。

后来绿茶红茶,白茶黑茶,自己买的,朋友给的,厂家送的…… 似乎都没了这个味道,倒是喝茶的习惯,留了下来。许是大碗茶的粗放影响,从来一杯水冲茶,入不了茶道。几次在朋友古玩店喝茶,牛饮一气,对方续水,我就不停喝,后半段聊不长,全跑厕所了。

不过虽然没入道,几句话还是入耳了,茶叶末子影响口感,甚至…… 还影响身体,不溶解的杂物会导致结石。文科生的思维,从表面逻辑推论,很有道理,觉得该要弄个茶漏,口感我是木知木觉,结石倒是不可不防。

天天入口的货色,不太敢怠慢。到淘宝稍微翻了几分钟,选了 台湾 一屋窑 玻璃公道杯和茶漏 这套东西。无他,取其比较简单,品牌也安全一些… 网购越久,越不敢用寨牌了,扔钱事小,耽误心情时间成本太高。

QQ截图20160304125214

 

这几天尝试了下,不错。一屋窑的东西,玻璃薄,手头轻,有点娇弱不胜的味道,平添怜爱。能在我这个粗人手里过几个回合,很值得怀疑。不过不知道是心理因素,还是过滤了的原因,看着比原来干净。口感也就,嗯,好了,这人有时候吃喝玩乐,感觉上的爽就会影响生理。好像也不光是人,比如巴普洛夫效应。

有一点小小问题,收到杯子时,上面有张商标粘纸。剥了下,纸是下来了,粘胶残留很顽固的赖着,显示这是在国内,必须如此的味道。前面日亚海涛过几个象印的保温杯,粘纸一揭而下,那种顺畅,如下语汇方可描述:好用得要哭了。残胶擦了半天,总觉得还没干净,幸好是玻璃美人,如果是真美人怕要脱皮。不知为何,大处不如人,小处往往也赢不了… 还是我说反了?

Leave Your Comments